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鹅城传说入选惠州市第七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复制链接]
lihuanhuan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19-7-23 15: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飞鹅岭公园全景。 本组图片杨建业 摄



公园一照壁上刻有“鹅”字。


相传南北朝著名山水诗人谢灵运来到岭南广州,“梦游”罗浮,乘坐木鹅船逆东江而上,抵达惠州这块“仙源福地”,环视四周,江湖相连,水天茫茫,谢灵运只得在小船里过夜。第二天,木鹅船化成一座小山头,谢灵运就在山头上羽化升天。这座小山就是惠州城南的飞鹅岭,惠州因此得名“鹅城”。2018年12月,“鹅城传说”入选惠州市第七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惠州别名“鹅城”,千百年来,流传着仙人骑木鹅开埠鹅城的动人传说。在惠州西湖之畔,一座形似飞鹅匍匐的飞鹅岭,为鹅城传说写上生动的注脚和现实的观照。

有专家学者指出,鹅城传说是岭南地区产生较早、流传较广、影响较深的口头文学,具有珍贵的文学价值,同时为书画、雕塑、舞蹈等艺术创作提供了珍贵的素材。它所蕴涵的哲学、宗教、艺术、语言、风俗等内容,对惠州地区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极具民俗学研究价值。

鹅城传说并肩羊城传说

惠州市区,南湖西面,有一座高70多米的小山坡,郁郁葱葱,山脉翔翥,形似飞鹅张翅,因而得名“飞鹅岭”。在鹅岭北路登山口,有一照壁,上书繁体“鹅”字,端庄大气。及登得山顶,有一览胜亭,举目远眺,惠城“半城山色半城湖”的旖旎风光尽收眼底。在旧时,惠州人春游踏青或重阳登山,携酒于此鸟瞰惠州,饱览湖光山色,“飞鹅览胜”之景由此而来。

这座奇特的山岭,还与一个上千年传说密切相关,连接着惠州这座城市开埠的历史。

据惠州的古老传说,惠州古称“鹅城”,是从南北朝谢灵运“梦游罗浮”典故中演变而来。《惠州文化教育源流》(徐志达、吴定球、何志成合著)一书介绍,相传当年谢灵运来到广州,“梦游”罗浮,乘坐木鹅船逆龙江(即东江)而上,抵达惠州这块“仙源福地”,环视四周,江湖相连,水天茫茫,谢灵运只得在小船里过夜。第二天,木鹅船化成一座小山头,谢灵运就在山头上羽化升天(实则在广州被诛,后人讳言其事)。这座小山就是惠州城南的飞鹅岭,惠州城也因此而得名鹅城。

清初屈大均在《广东新语·水语》写道,“惠州城中亦无井,民皆汲东江以饮,堪舆家谓惠称鹅城,乃飞鹅之地,不可穿井以伤鹅背,致人民不安,此甚妄也。”这段记述可以说明“鹅城”的传说早在隋唐两朝已在民间流传。

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副所长何志成介绍,入隋后,隋文帝在这块传说由木鹅变成的陆地设立循州(惠州)总管府,开创了惠州成为州(府)治的历史。当时,隋文帝在广东设立广州、循州(惠州)两个总管府。广州古称“羊城”,传说是东周末年,有五位仙人骑着口含谷穗的五只羊降临楚庭(广州古称),仙人把谷穗赠给州人,祝州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后隐去,五只羊化为石羊,此后广州遂称“羊城”。惠州的“鹅城”传说和广州的“羊城”传说异曲同工,美丽动人,千古传颂。

苏东坡著文首提“鹅城”

古人把南北朝诗人谢灵运“梦游罗浮”的奇幻故事,演绎成为木鹅仙城的美丽传说,弥漫着道家气息。据何志成考究,道教认为,最贵是逆水,称其为“仙源福地”,而龙江(东江)恰恰是一条由东往西流的“逆水”,故谢灵运游览罗浮后,接着又乘坐小木船来到这块“仙源福地”。那时古惠州城区江、湖连成一片,水天茫茫,仅有梌山、方山、南山等几座小山立在水中央,谢灵运来到这“仙源福地”后,木鹅落地化成了陆地,由此成就了仙人骑木鹅开埠鹅城的传说。

传说为后人口耳相传,而后世的文人,不断用诗文加强和提炼其艺术价值。

鹅城传说的故事正式出现在文字记载中是在北宋绍圣三年,在这一年的秋冬之交,贬谪惠州的苏轼为自己在惠州水东白鹤峰的新居举行上梁仪式,他写就一篇《白鹤新居上梁文》。在该文章的篇首,他写道:“鹅城万室,错居二水之间;鹤观一峰,独立千岩之上。海山浮动而出没,仙圣飞腾而来往。”从此,惠州的古称“鹅城”才正式出现在文字记载中。

北宋苏辙之孙苏籀《跋惠州芳华洲刻石》称:“鹅城,左江右湖,想其城如提坊,民如雁鹜,屋如舟舫,树如菰蒲,故有古牓嘉名,造物特发其秘。”南宋王象之所撰的《舆地纪胜》中,也提到了鹅城传说的故事,“仙人乘木鹅至此,古称鹅岭,在罗浮西北(“西北”应为“东南”),即惠阳也。”又如明代杨起元写《重修拱北堤记》,“鹅城万雉,半入鉴光;渔歌樵唱,朝夕相闻。”

在中国,人们喜欢用吉祥的动物名为城市冠名,例如在珠三角,广州别名羊城,深圳别名鹏城,惠州别名鹅城,它们的得名,大多如出一辙。那些美好的神话,在带给一座城市别名时,还蕴含着这座城市人民对风调雨顺、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期盼。

鹅城传说是集体创作的结晶

地理风水之传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必尽信,但惠州的水土以及和其滋润育化的氛围,实在是令人动容。

惠州古城号称“天堑”,易守难攻,而飞鹅岭是惠州古城天然屏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惠州民间有谣谚云:“铁链锁孤舟,浮鹅水面游。任凭天下乱,此地永无忧。”惠州古城在明代重新修筑,规格高,质量好,充分利用了四面环水的地理优势,在军事方面有很高的防御能力。考诸史实,的确如此,在明清两朝,惠州虽然历经多次战争,但惠州古城从未被攻破。到了近代,飞鹅岭成为国民革命军“东征”战役的战略要地,从某种程度上扩大了“鹅城传说”的知名度。

民谚中提到的“浮鹅”,曾是惠州的一大特色,到了现代,惠州城多处可见仙鹅的雕塑,如横跨东江的合生大桥的桥墩,塑造成仙鹅引项高歌的状态,又如惠州体育馆的形态犹如天鹅振翅,惠州人对仙鹅的喜欢可见一斑。

“鹅城传说具有重大的价值,是千余年来民众集体创作的结晶,具有广泛的群众性。”惠州市文化馆相关负责人介绍,鹅城传说是岭南地区产生较早、流传较广、影响较深的口头文学,具有珍贵的文学价值,同时为书画、雕塑、舞蹈等艺术创作提供了珍贵的素材,而作为一种口耳相传的故事传说,它也蕴涵着哲学、宗教、艺术、语言、风俗等内容,对惠州地区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极具民俗学研究价值。

鹅城传说,作为惠州流传最久的民间文学作品,一千多年来经无数惠州人口口相传,成为一代代惠州人集体的成长记忆,也见证了惠州城的发展与变迁。今天,飞鹅作为一种独特的城市形象,深深地印刻在民众的心里,成为惠州对外宣传的一张代表性“名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管理员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