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化艺术网 首页 名家 查看内容

文艺复兴的希望 ——观四川省美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梁时民花鸟画有感 ...

2019-7-25 23:04| 发布者:静享| 查看:59| 评论:0

摘要:  【个人简介】  梁时民,生于四川梓州  先后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广西艺术学院,获美术硕士学位  现攻读武汉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  中国美协理事  国家一级美术师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四川省 ...

  【个人简介】
  梁时民,生于四川梓州
  先后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广西艺术学院,获美术硕士学位
  现攻读武汉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
  中国美协理事
  国家一级美术师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
  四川省第三届专家评审委员会委员
  四川四川省文联委员
  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四川美术馆馆长
  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主任
  中国美术家协会巴蜀创作中心主任
  中国文化部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
  中国文化部国际艺术研究会理事
  中国徐悲鸿画院副院长
  成都徐悲鸿画院院长
  北京国画院副院长
  四川省花鸟画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四川艺术创作交流促进会副会长
  四川省诗书画院艺委会委员
  南京书画院特聘画师
  西南民族大学客座教授
  【艺术简历】
  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大展,并多次分别获金、银、优秀等奖项
  部分作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钓鱼台国宾馆、中国军事博物馆、毛主席纪念堂、天津艺术博物馆、四川省博物馆、广东省虎门博物馆、可园博物馆、澳大利亚艺术中心、澳洲中国美术馆、马来西亚现代艺术馆等几十家文博单位收藏。
  2007、2010年两度被评为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花鸟)画家。
  作品《远声》、《不灭的圣火》曾分别搭载“神舟六号”、“神舟七号”宇宙飞船上天遨游返回。
  作品《金秋》、《渔家新村》搭载天宫一号并进入神舟十号在太空遨游返回。

  民族的复兴,包括这个民族的文艺复兴。时下,一些文艺工作者的浮躁和茫然,让世人觉得文艺复兴似乎遥遥无期。但在传承与创新的过程中,也不乏有识之士,不失精品之作。细观著名画家梁时民的花鸟画之后,不仅给人以视觉美的享受,更为叹之的是让人看到了文艺复兴的希望。
  之所以说一些文艺工作者浮躁、茫然,那是当今文艺界显露出的一些怪状,着实让人痛惜。比如,有些歌手不知是在唱还是在念,既不像在唱也不像在念,稀里糊涂地将一首歌就“唱”完了,观众们也听不清他“念”了些什么,这些歌手也不在乎台下是喝彩还是在喝倒彩,只顾台下有尖叫声就行了。又比如,一些影视界吹捧的所谓大片,有几部不是翻拍名著?除了多一些大腕明星参演助阵,多一些电脑特技搞些花动作,多一些大街小巷的炒作,真看不出多了些什么文化内涵。再比如,一些所谓的诗,除了把长句变成短句,多列了几个段落,多打了几个逗号、感叹号之外,很难找到一字千金的语句。还比如,所谓的作家、名流,更是多如牛毛,只要花钱,什么烂书都可以出。这些,难道说不是一些文艺工作者的浮躁与茫然吗?
  细观著名画家梁时民的花鸟画之后,令人欣慰和振奋,让人看到了文艺复兴的希望。
  画家梁时民,面对当下喧嚣之画坛,他不盲从,没有被五花八门的艺术实验所动摇。同时,他不固执,也没有被古代传统所束缚。他沿着“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而“游于艺”的康庄大道,闯出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他的作品不仅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更可贵的是富于深邃宏远的意境美。他以一种既传承又创新的态度寻求着当今中国画坛创新发展之道路。
  读其画作,那其中蕴含着的天地正气和真情活力,会深深地撼动着你的灵腑。正是这视觉与意境完美结合的独特的艺术面貌,使其成为当代画坛,名副其实、卓尔不群的实力派画家。
  梁时民的花鸟画,有三大特色耐人寻味。首先是情境新,情意真。他以“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热情对待生活和艺术创作。他的画中传达着一种积极健康,清丽洒脱的情韵,孕育着一种潜在的郁勃生机。他画中的禽鸟意象最有说服力: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个个是机警灵气,神采奕奕,或含情脉脉,情态可拘。即使是在夜色中的鸟儿,也绝无老气横秋,无精打采的病态之感。尤其是那被夸张了的似会说话的大大的禽鸟的眼睛,炯炯有神,灵光四射,充满着童趣,天真无邪。在它们的眼里,充溢着对世界的无线憧憬和热爱。这是画家心灵与时代脉搏碰撞时的真情释放,更是画家热爱自然生命,追求生命自由、永恒的心性流露。此在其画作《荷塘雅趣》和《月朦胧》中表现尤为突出。
  其次是他拓展了花鸟画的空间,打破了一花一枝的构图布局,让花鸟置于“天地”之大背景中,使其中之意象花鸟“独于天地精神相往还”。其实,创造绘画意境关键之一就在于空间的处理上,没有空间的境象,主体精神就无法向纵深驰骋,就不能由有限进入无限的境地。有了深远的空间,读者的想象力才能插上自由的翅膀。为创造出花鸟画的意境,梁时民巧妙地吸收了山水画表现时空的优势,有的画干脆就把花鸟形象置于“山水”间。如其《秋风乍起》:两只简洁生动的近似于符号化的鸟儿伫立在山水之间,山水的处理手法亦近似图案化,简朴明快,不无些许装饰味道,语言统一和谐。观其画,读者的视线由地下及山上直至山后的天际……你会自然而然地被浓浓秋意所淹没,被“天地之大美”所俘获。清方薰《山青居画论》中说:“意奇则奇,意高则高,意远则远,意深则深,意古则古,庸则庸,俗则俗矣”。这已是不争的真理。毋庸置疑,梁时民的花鸟画中独特深宏的意境美,不仅来自于其笔墨技巧之外因,更是画家高尚人格情操、博大精神灵魂与天地万物神物化的结晶。

  最后值得推崇的是,梁时民花鸟画语言的个性化——极富视觉的冲击力。绘画最高境界固然是对“道”的表达,但艺术审美的特征是直觉的,必以艺术形象为基础。一部绘画史从某种角度来讲,可以说是对视觉形象塑造的探索史。传统花鸟画由于过分“文人气”而走向了抑色扬墨、弱化视觉,重神轻形的极端局面,一度陷入僵化。针对此,梁时民以一个艺术家的革新勇气,敏锐的创造力,终于在艺术语言的丰富与强化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符号。这就是夸张与概括有度的简洁生动的、且具的画面形象构成。不厌其细的工笔与酣畅淋漓的泼墨相结合,变化而又和谐,正和白居易《琵琶行》中“轻拢慢捻抹复挑”“银瓶砸破水浆进”之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最值得称道的还是他对色彩的大胆运用,他发现了并能用巧妙地发挥原色的感染力,了无痕迹地去除了高纯度色极易产生的俗气和火燥。如其《霜叶红胜火》《秋风乍起》等,其色彩的魅力是非直觉不可感悟的。
  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适度的装饰美,纯真热烈的情感,深邃宏大的意境,构成了梁时民花鸟画的艺术热色。细观其画,有谁不对其精美之作赞不绝口,有谁不被其追求完美的艺术精神所折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